央企扶贫基金对亿利生态产业服务的投资,央企扶贫基金对亿利生态产业服务的投资

 债券     |      2020-01-12 19:24

7月25日,亿利洁能(600277)回复了上交所《问询函》。笔者梳理发现,本次《问询函》中披露了“中央企业贫困地区产业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央企扶贫基金”)将持有特定投资者亿利生态11.71%的股权。据公开资料显示,央企扶贫基金由国家相关部门参与发起,103家中央企业参与出资,募集资金153.86亿元。该基金紧紧围绕国家脱贫攻坚战略,旨在聚合中央企业优势,广泛吸引社会资本,积极探索产业化、市场化扶贫路子,通过灵活多样的投资方式,支持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增强贫困地区的造血功能和内生动力,带动贫困群众精准脱贫,为中央企业以工补农走出新路、树立品牌。生态扶贫投入大、周期长,是一项艰巨的系统工程。只从外部“输血”,不能自我“造血”难以持续。因此,要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发展特色金融,把生态修复、绿色产业和绿色金融有机结合,用产业的力量修复生态,实现良性发展。据了解,“央企扶贫基金”的投资方向包括清洁能源、节能环保、旅游业、林业、种植业、养殖业等。我国的贫困地区往往与沙漠化、盐碱化等生态脆弱地区高度重合,生态产业又与精准扶贫高度关联,因此,央企扶贫基金近年来加大对生态修复产业的支持,以“产业基金+企业+贫困地区资源+贫困人口”为实施主体,采取产业扶持、转移就业等措施,探索以产业基金带动本质脱贫的全新路径。作为中国生态环保产业的优势企业,亿利集团以在库布其沙漠30年深耕生态产业的实践,锻造了一个完备的生态环保产业链,转型生态产业服务商,从规模化、系统化、科技化生态修复入手,实现土地增值,逐步导入运营绿色产业,创造了“三层饼”的生态产业服务盈利模式。所谓“三层饼”,第一层饼是通过生态修复获得短期EPC为主的工程服务和技术服务收益;第二层饼是通过土地增值获得中期收益;第三层饼是在修复后的土地上导入运营绿色产业获得长期投资收益。这种模式,不仅实现生态环境的提升,还有效打通了生态修复与绿色产业的“任督二脉”,为当下生态修复和环境治理行业普遍高度依赖PPP、EPC等政府付费模式,没有清晰的自我造血功能和高度市场化的盈利模式提供了有力的解决方案。对于企业而言,将获得短期、中期、长期的现金流收益,客户群体不再局限于政府,产业形态更加市场化。对于社会而言,生态产业服务增强了生态扶贫项目的“造血”功能和内生动力,彻底解决了钱从哪里来、利从哪里得、如何可持续的问题。西藏山南扎囊县吉汝乡原本属于《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连片特困地区,人均年收入只有1300多元。2018年,央企扶贫基金与亿利集团合作开展的生态产业扶贫项目落地山南,和当地农牧民结成紧密的利益共同体,以生态产业服务带动生态扶贫。当地亿利生态的工作人员告诉笔者:“我们在当地雇佣民工连队开展苗圃种植以治理当地沙化土地,在治沙改土的同时,通过出售苗木取得的经济收益,以4:6比例与当地村分成,壮大村集体经济,带动当地贫困户脱贫致富,为企业创收。除了苗圃种植,在当地还开展了生态职业教育、中药材种植与供应链、生态旅游、生态移民、贫困户技能培训、肉羊养殖等六个项目。”现在,扎囊县服务于亿利生态扶贫项目的民工联队规模达到500人,每人每天工资 160 元。在贡嘎县、扎囊县、乃东区、桑日县四个县区雅江流域实施高寒冷高海拔高科技苗圃和防沙护江产业扶贫项目,累计带动上千人不离乡不离土就近方便就业,人均增收6000多元。眼下,亿利生态产业服务已在多个地区落地。在天津滨海新区中新生态城,当地土地经过生态修复与绿化增值为地产、商业、文旅用地,配套了生态人居、生态公园等绿色产业。其中生态人居项目已先行交付并销售告罄,周边配套商业设施的招商工作已经展开,生态公园也将投入运营。在张家口怀来县的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亿利已通过政府付费获得生态修复回报。未来,怀来政府将依据项目公司的运营维护绩效考核情况、运营维护成本及利润、公共服务情况向公司支付资产可用性付费和运维绩效付费。据介绍,湿地公园全部建成运营后,企业还可以通过引入相应绿色产业带来收益,并提供导游、讲解、保安、养护、保洁等5000多个就业岗位,切实改变当地农民群众以农业种植为主的收入模式。央企扶贫基金对亿利生态产业服务的投资,将加快以生态产业服务带动精准扶贫,进一步推动地方高质量发展。

中证网讯7月25日,亿利洁能(600277)回复了上交所《问询函》。记者梳理发现,本次《问询函》中披露了“中央企业贫困地区产业投资基金”将持有特定投资者亿利生态11.71%的股权。  资料显示,“央企扶贫基金”由国务院国资委牵头,财政部参与发起,是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号召下,推动中央企业积极履行央企精准扶贫社会责任的基金。该基金由103家中央企业参与出资,聚合了中央企业优势,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探索产业化、市场化扶贫路,支持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增强贫困地区的造血功能和内生动力。  生态扶贫投入大、周期长,是一项艰巨的系统工程。只从外部“输血”,不能自我“造血”难以持续。因此,要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发展特色金融,把生态修复、绿色产业和绿色金融有机结合,用产业的力量修复生态,实现良性发展。  据了解,“央企扶贫基金”的投资方向包括清洁能源、节能环保、旅游业、林业、种植业、养殖业等。我国的贫困地区往往与沙漠化、盐碱化等生态脆弱地区高度重合,生态产业又与精准扶贫高度关联,因此,央企扶贫基金近年来加大对生态修复产业的支持,以“产业基金+企业+贫困地区资源+贫困人口”为实施主体,采取产业扶持、转移就业等措施,探索以产业基金带动本质脱贫的全新路径。  作为中国生态环保产业的优势企业,亿利集团以在库布其沙漠30年深耕生态产业的实践,锻造了一个完备的生态环保产业链,转型生态产业服务商,从规模化、系统化、科技化生态修复入手,实现土地增值,逐步导入运营绿色产业,创造了“三层饼”的生态产业服务盈利模式。  所谓“三层饼”,第一层饼是通过生态修复获得短期EPC为主的工程服务和技术服务收益;第二层饼是通过土地增值获得中期收益;第三层饼是在修复后的土地上导入运营绿色产业获得长期投资收益。这种模式,不仅实现生态环境的提升,还有效打通了生态修复与绿色产业的“任督二脉”,为当下生态修复和环境治理行业普遍高度依赖PPP、EPC等政府付费模式,没有清晰的自我造血功能和高度市场化的盈利模式提供了有力的解决方案。对于企业而言,将获得短期、中期、长期的现金流收益,客户群体不再局限于政府,产业形态更加市场化。对于社会而言,生态产业服务增强了生态扶贫项目的“造血”功能和内生动力,彻底解决了钱从哪里来、利从哪里得、如何可持续的问题。  西藏山南扎囊县吉汝乡原本属于《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连片特困地区,人均年收入只有1300多元。2018年,央企扶贫基金与亿利集团合作开展的生态产业扶贫项目落地山南,和当地农牧民结成紧密的利益共同体,以生态产业服务带动生态扶贫。  亿利生态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在当地雇佣民工连队开展苗圃种植以治理当地沙化土地,在治沙改土的同时,通过出售苗木取得的经济收益,以4:6比例与当地村分成,壮大村集体经济,带动当地贫困户脱贫致富,为企业创收。除了苗圃种植,在当地还开展了生态职业教育、中药材种植与供应链、生态旅游、生态移民、贫困户技能培训、肉羊养殖等六个项目。”  现在,扎囊县服务于亿利生态扶贫项目的民工联队规模达到500人,每人每天工资160元。在贡嘎县、扎囊县、乃东区、桑日县四个县区雅江流域实施高寒冷高海拔高科技苗圃和防沙护江产业扶贫项目,累计带动上千人不离乡不离土就近就便就业,人均增收6000多元。  眼下,亿利生态产业服务已在多个地区落地。在天津滨海新区中新生态城,当地土地经过生态修复与绿化增值为地产、商业、文旅用地,配套了生态人居、生态公园等绿色产业。其中生态人居项目已先行交付并销售告罄,周边配套商业设施的招商工作已经展开,生态公园也将投入运营。在张家口怀来县的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亿利已通过政府付费获得生态修复回报。未来,怀来政府将依据项目公司的运营维护绩效考核情况、运营维护成本及利润、公共服务情况向公司支付资产可用性付费和运维绩效付费。据介绍,湿地公园全部建成运营后,企业还可以通过引入相应绿色产业带来收益,并提供导游、讲解、保安、养护、保洁等5000多个就业岗位,切实改变当地农民群众以农业种植为主的收入模式。央企扶贫基金对亿利生态产业服务的投资,将加快以生态产业服务带动精准扶贫,进一步推动地方高质量发展。

亚游国际游戏官网 1

亚游国际游戏官网 ,近年来,生态环保上市公司经营业绩大多处于亏损和微利之间,以PPP为主的商业模式备受质疑。尤其是民营企业,在债务杠杆压力和银行限贷的双重打击下,很多昔日龙头企业相继被国资收购。

近日,建设了全国首个民企实施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31年始终专注生态修复和国土绿化事业的亿利集团,也拟将旗下生态修复公司亿利生态股份置入到亿利洁能(行情600277,诊股)中。期间,首次披露了公司近三年经营数据和商业模式,从中不难发现,同处于生态环保行业,亿利生态却活的“有滋有味”,不但经营业绩逐年递增,而且央企、国企纷纷入股。其背后到底隐藏了哪些不为人知的商业秘密?

商业逻辑

亿利集团是全国沙漠治理与国土绿化的龙头企业,亿利库布其治沙屡获国家荣誉。2014年,亿利集团通过整合旗下优质生态环保类资产,依托积淀的治沙与生态核心技术,凭借成熟的生态修复与绿色生态产业平台融合、多层获利的经营模式,成立亿利生态股份有限公司,定位为规模化生态退化综合修复方案提供商和运营商。

亿利生态通过践行“生态、经济、民生”平衡驱动可持续发展理念,整合利用多年积淀创新的“生态生物多样性技术+种质资源+生态大数据+水土修复技术+生态IP创意”,对“三地一河”进行生态综合修复,因地制宜,导入并运营生态绿色产业,为客户提供土壤修复、水环境综合治理、国土绿化、生态公园、人居环境提升等产业链整体解决方案,先后承担了三北防护林、京津风沙源、北京冬奥会、新疆南疆、西藏那曲等地的大型生态工程,治理技术也已经从防治荒漠化升级到石漠化治理、水环境治理、矿山修复、高寒高海拔植树等多元化技术的综合利用。

从其披露的财务数据上看,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4.5亿元、43.26亿元和11.56亿元;实现净利润2.33亿元、5.78亿元和1.22亿元。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双双快速增长,充分验证了公司商业模式具备盈利能力和可复制性。

通俗地讲,亿利生态的商业模式,就是通过对具有生态修复、环境治理需求的“山水林田湖草沙”项目,实施整体规划、生态修复、导入绿色产业,实现生态、经济、民生共赢发展。盈利则有两种模式:一是凭借先进生态修复技术,承揽EPC、PPP等政府付费业务,获取工程收益;二是不依靠政府付费,依托政府扶持政策和强大的绿色产业导入以及后续建设运营能力获取多重收益,重点在产业导入阶段,依据项目自然禀赋和产业规划,通过引进战略合作伙伴,导入、运营绿色生态产业,实现生态修复土地增值和商业化、资本化变现,同时,获取运营收入和投资分红。

“生态+”产业链的价值

以“库布其沙漠生态太阳能(行情000591,诊股)治沙发电综合示范项目”为例。亿利以利用当地自然禀赋,实施光伏治沙、产业扶贫为前提,立项建设1G瓦光伏发电站规划,预计实现治沙面积10万亩。已获批指标910兆瓦,并网发电710兆瓦,实现治沙面积7万亩。目前,光伏电站已成为内蒙古“林光互补”综合治沙产业示范基地、科技部“沙漠新能源科技成果转化基地”。

亿利的操作手法是,在生态修复的土地上,通过引进央企光伏发电龙头企业合作共建,打造“板上发电,板间养殖,板下种植”立体循环发电体系,这样做既可以实现获取清洁能源,加速实现治沙改土。也创造了三重收益:一是沙地整治与修复生态环境所带来的EPC收入;二是电站运营、投资分红收入;三是土地增值资本化、商业化收入。

在产业导入方面,除了B to B端,亿利也看重B to C端。

亿利利用建设库布其国家沙漠公园的成功经验,在大城市周边复制生态公园模式。目前,实施的项目有河北怀来官厅水库国家湿地公园、天津滨海新区生态公园。其中,天津项目最具代表性。

天津生态公园选址在天津中新生态城区域内,是一块经海水冲刷后寸草不生的盐碱荒滩,规划面积37万平方米。治理难度非常大,涉及到土壤修复、水环境处理和生物多样性等多重难题。

亿利生态通过采用排盐层铺设技术、SOS微生物改良技术、种质资源技术对盐碱地进行规模化、系统化、科技化的生态修复。在生态修复的基础上,建造集“生态人居、生态旅游为一体”的第三代生态主题公园。以“生态旅游”为主,构建“人与自然、人与动物、人与生态和谐”的生态环保理念,打造集食、住、行、游、购、娱为一体的生态文旅社区。

例如,在生态公园中规划了精灵乐园等,主推教育与娱乐相结合,亲子互动、人与动物同乐理念为核心,对接家庭市场客源,与天津海洋公园等现有的重点客群市场项目形成有机互动,可以做大蛋糕。同时,生态公园周边配套建设生态人居和将美食、酒店、游乐、休闲、购物有机融合在一起的E乐街,营造吃、住、行、游、娱、购的生活场景,力求打造出以环湖为特色、萌宠游为主题的特色商街。

从该项目商业运作角度看,在生态修复阶段有生态修复补偿款;在商业导入阶段有商业地产、商铺出售、出租等收益;在项目运营期有门票、餐饮、衍生品等游客消费收入。商业模式清晰,参与各方均可获利。

由此可见,亿利生态盈利能力显著的关键,是没有把生态修复当作一个孤立的产业,而是通过打造生态全产业链,实现生态修复和绿色产业导入运营的双向赋能、双向受益,协同共生的格局。这种模式完全破解了现在生态环保行业所面对的“囚徒困境”:钱从哪里来,利从那里得,如何可持续。而且,亿利“平台+插头”的“引战”模式也成为吸引央企、国企参股的内在原因。